【名師專訪】
犯罪學-王霏 



















王霏,學生暱稱她「霏姐」或「裝甲旅旅長」,純粹是對一位老師的實力敬仰與零距離暱稱!如此尊稱,乍聽令人爾莞,細探則實至名歸。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實在很難相信國內補教界司法特考第一位從事「犯罪學」教學的女教師,竟然早在踏入教學領域的第一年就用「以教學為夫,以學生為子」如此嚴肅的課題作為自我期許。能以極其堅定的眼神與口氣,表達出自己對教學的熱愛,除了來自港都的「熱情、剛毅」天性,追根究抵才發現,「助人」才是她人生的初衷。

青衿歲月,曾以寫作作為人性關懷;大學時代,曾希望以學醫作為濟世目標;後來因為對犯罪學及心理學充滿極大興趣,開始致力於加害者與受害者之人性探討,最終則成為一名教師,用教育的熱忱作為學生追求幸福人生的奠基。

原來,從「文學」、「醫學」至「犯罪學」,再到「教學」,一路走來並非轉換跑道,也絕不是無心插柳,而是一種貫穿不變信念的逐步延伸。然而,夢想實現得低調,心中澎湃卻張揚得高調。與生俱來的熱情,不僅讓自己成為國內補教界第一位從事「犯罪學」教學的女教師,亦是目前國內監所類科教學陣容中唯二的女教師之一,同時也在「搏感情」中贏得學生的大信賴與高上榜率!

畢業於國立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如今從事「犯罪學」教學工作,一切看起來是如此理所當然;然而,細究心路歷程,會發現原來成為一位名師是經過多少內煉與外化。

教學,不同學識經歷的慢火焠鍊
來自高雄的王霏,或許受到南台灣高照普陽與海港開放文化影響,熱情與外放幾乎成為她身上的代名詞。正因為這樣的特質,總是喜歡主動關懷他人,當時小小年紀的她便覺得,「助人」是自己必須做、並且喜歡做的事情。

在過去的求學生涯路途上,王霏開始大量接觸心理學和犯罪學相關書籍,除了修課,亦在課後主動花時間,大量閱讀這門探討人與人之間互動關係的人文科學。而其中,最令她特別傾心的莫過於「犯罪學」一科,也引發繼續攻讀犯罪學的鑽研念頭。

後來,有位老師看中她的個人特質,認為她十分適合擔任老師一職,受到鼓舞的王霏體認到,「助人」並不是只有行醫一途。所謂「醫人要醫心」,若是能從事教職工作,從根本去幫助一個人得到更好的知識、絕佳的生活,又豈不是一種救世工作呢?這樣的心情在她實際與受刑人相處之後,更加堅決相信從事教育的正向助人力量若能投注於培養「人性淨化工程師」這樣的工作上會更有意義。

為此,篤定教書志向的王霏,在司法三等特考及格後,在一次因緣際會下結識了過去在講台下崇拜著並在補教界司法領域享譽名聲的王皓強老師。一匹蟄伏已久的千里馬,和一位尋覓良才的伯樂,就此一拍即合!後來,王皓強老師便拉拔她成為門下第一入室大弟子,為監所王朝注入一股更堅實的力量。
 
從幼年時期的「文學」、求學時期的「醫學」、「心理學」、「犯罪學」,再到「實務工作經驗」以及「教學」,每一步路都扎實,每一拐彎皆恰到分寸;換句話說,當王霏以新人之姿站上教學舞台,其實早已練功數年。

不鬆懈,跑得既快又遠的千里馬 
如果說當年那位老師是她的啟蒙恩師,那麼王皓強老師就是領她進門的貴人,幫助她完成夢想的最大推手。

身分從學生轉跳到老師,同樣是一間教室,感受卻大不同!「以前坐在教室當學生,覺得站在講台上也沒什麼,等到自己上台時才發覺這講台有多高、視野有多不同,原來以前求學時聽老師說『你們在台下做什麼,我可都看得一清二楚』這可一點都不是騙人的!」第一次試教,心裡非常恐懼,外表卻冷靜異常。

對比試教的鎮定,正式上課反而更顯焦慮!王霏把握每次上台機會,努力求表現,不僅家中自製一塊大型陽春黑板,也準備錄音機,每一次正式上台前,都要先在家中將完整課程演練2至3次,同時檢視板書與錄音機裡自己的說明解釋有哪裡需要改進?因為她將每堂課都視為「第一堂課,也是最後一堂課」、「可能有任何一個在台下的學生是第一次來上課,他只會給妳一次機會!如果這第一次妳沒有抓住他的耳朵和心,妳就永遠沒有機會且失去他了!」,督促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全力以赴。「昨天上完課,回程的路上都還在懊惱表現得不夠好!」直至今日,儘管早有豐富教學經驗,卻絲毫不敢懈怠,深怕辜負學生的期待。
  
或許正因如此,從蓄勢待發到屢戰屢勝,對自身教學品質的嚴格要求以及一路以來一直支持她的長官們和王皓強老師,讓她成為少數在教學第一年就得以全省系列跑透透,並且自己動手寫書出版的補教老師。終獲伯樂的千里馬,這次可是奔跑得比誰都快、都遠、都勤。

高參與度及重拾學習的樂趣,上榜率的品質憑證
形容自己頗具威嚴,實際上卻又深受學生愛戴,究竟令學生「又愛又恨」的關鍵是什麼?

在課業上,王霏對學生的要求絕不減於自己,從考卷繳交以及模擬考安排上可看出端倪。考試時,堅持學生「按照國家考試的時間要求準時應考和收卷」、「一份考卷換一張手寫解答」,因為在真正的考場上,並沒有絲毫妥協的機會,考場如戰場,結果只有兩種:一是上榜、一是落榜!並沒有灰色地帶,也沒有只差一點點的,落榜就是落榜,所以既然準備來參加模擬考,就該認真作答,並且負責任交出考卷,才算對得起自己,也才能心安理得地取回詳解。

運用擅長的心理學來因材施教,是王霏教學上的獨門要領!

猶記有一年,一位考生怯懦懦地跑來向王霏求助,表達自己很想上榜卻總不得要領的心情,她觀察到這位學生平常問問題時同樣的問題總要問上2遍,對於課程內容的思考反應也較慢,但相對上個性乖巧溫吞,總是站在角落等其他學生問完才上前詢問。看出這樣的人格特質,她要求這位學生每週都要寫好幾題申論題給她批改。從頭年一個字都寫不出來、整份用抄寫來練習思考邏輯力,到第二年能進步到自己可以試著寫出三五行,終於在考前得以完整寫出一張份量十足的考卷,最終順利考上,上榜時間遠比王霏心中預訂的還要快。「那小子現在在綠島監獄上班了呢!」她笑著說。

「在慶功宴上,我當著學生的面對他說:『謝謝你,讓我看到「勤能補拙」的實踐!』我一點也不怕資質不好的學生!但我真的很討厭聰明但不認真不腳踏實地的學生!」類似這樣的上榜案例,每年都在王霏學生的身上上演,而能成功導出奪榜劇碼的導演,莫過於毅力十足的王霏。若是沒有她犧牲個人時間的一回回堅持、一次次督促,恐怕也無法在監所王朝這個團隊當中產出更加高昂的戰鬥力!

在刑事政策、犯罪學及監獄學的教學上,王霏喜歡學生用「思考」的方式去學習這些感覺起來相當艱困深奧的科目,「我希望學生用生活化的方式去理解並活用這些專業知識、用我們專有的『黑話』互動、將他們所學落實在生活當中,減少死背的辛苦,增加學習的樂趣。我喜歡學生在學習這些科目實是愉快的!像我非常喜歡用犯罪學的『中立化技術』來罵學生找藉口,學生也很喜歡說我的照片都在『339』大家(刑法的詐欺罪)來調侃我!」她笑著說。「學習應該是快樂的,不應該因為是準備國家考試而消磨了學習的樂趣,台灣的學生很可憐,因為成長過程中不斷的大小考試而弄壞了學習或閱讀的胃口。」

感性,零距離的柔性武器 
對課業的要求吹毛求疵到極點,對心理層面則是照顧有加。

 

曾經有位學生,在考前一個半月遭逢交往七八年、早已論及婚嫁女友的提出分手要求,王霏聽說他在同學家爛醉如泥抱著馬桶哭的狀況,馬上二話不說約出來吃飯,對其曉以大義,循循善誘要他每次上課都交上10個試題,並且為其仔細批閱。「如果你現在一定要振作起來,然後上榜,讓那個女生後悔她離開你! 」她對學生這樣說。果不其然,長期下來在學生的文思走向中,可以看出從紊亂思緒到理出頭緒並最終邁向上榜的進步。「學生那天哭著打電話給我,可是我其實很感激他對我的信任,上榜的結果本就是學生努力應得的加冕!對於他們的上榜甜美果實我只貢獻了一分,其餘的都是他們自己的辛勤耕耘。」

除此之外,每年放榜時,身為老師的她總是比學生還緊張。一大早,便請人到國家考場榜示區拍照,仔細從照片中搜尋每個學生名字,一一點榜。

有趣的是,經常是一隻手抓著電話祝賀上榜學生,另一隻手則敲著鍵盤安慰落榜生。不禁擔心地問她,每年承載這麼多位學生的各種心路歷程,難道沒有負荷不了的時候嗎?「我常常跟學生說,我把自己嫁給教學,而你們都是我的孩子!」原來,工作與生活早融為一體的她,付出的是一份母親般的無私大愛,到頭來學生總是甜蜜的負擔。

打著如此柔情牌,學生豈不對王霏格外死心塌地?除了願意努力讀書、甘願被罵外,就連她的生日與跨年,每每都有一群學生搶著給驚喜。感性與理性總是過分張揚,對文字的天賦也展現在她的臉書上,隨處可見其對教育的深思與感懷,若不是深諳心理學,真令人難以想像她該如何處理排山倒海的情緒。

「如果我現在算是擁有一點點小小的成就,其實全部都是王皓強老師的知遇之恩和一路走來所有長官及同仁的疼惜和包容!我很感恩讓我的夢想得以實現的這一切,感謝老天!人生的路並不會白走,所有過去的一切積累成就了現在的自己。」她回憶起過去的歷程。

一路行來,從不退怯。這份熱情是否能一直保持下去,答案還不知道。但無庸置疑的,學生的回饋就是她甘願走下去的每一步。

王霏真心話悄悄說~
考場如戰場,每年每一場考試都會有97%-99%以上的人要落榜,你必須問自己:你憑什麼可以當考上的那一個人?然後用盡所有力氣去準備,你才可以有那麼一點點機會擠進公職的窄門。

而且並沒有人真正告訴過你:準備公職考試這條路其實漫長、艱辛又孤寂。你常常會在深沉的夜裡挑燈夜戰或在法典壓住臉的床上醒來、累得像條狗一樣、背法條背到精神錯亂,然後問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唯有,放榜的那天在淚眼模糊中看到自己的名字在榜單上的那一刻,你才會明白—所有的苦,都會是值得的! ~與大家共勉~  

《採訪後記》 

王霏是我遇過最熱情的受訪者!不只在採訪的過程中,還是在我採訪結束回程中就連捎來4封E-mail的感受裡。所謂帶人要帶心,如此真性情,再度印證她是如何把學生的心一路帶到上榜路。

同樣來自高雄,同樣是性情中人,訪談中除了彼此熟悉語調與字眼的充斥,更是熱情氣氛的渲染。人處異鄉,我尖叫著多了一份「遇故知」的驚喜,卻也感嘆少了她那份「處變不驚」的怡然自得。

面對得天獨厚的熱情,言談當下有了進一步的推敲,而在信上她又再度幫我下了註解,「我想告訴你,其實對別人熱情有時候是一種天賦,我喜歡自己這樣的天賦,當然,你很難期待別人要怎樣對待你;但,如果付出熱情對你來說是愉快的,像我這樣,那就千萬不要試著改變自己,因為喜歡或深愛真正的你、這樣的你的人,會找不到你。:)」

謹以此段話,分享給正在對某件事真心付出熱情的人們!

■立馬上FB與王霏老師互動→搜尋「Sophia Wang」
■立馬發E-mail與王霏老師請益→「wangfei.crm@gmail.com」

國考便利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