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司法四等書記官狀元/張鈺帛

國立大學/法律系

 

102司法四等書記官狀元/張鈺帛  

記得大學的時候讀過「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在民國一百零一年十月,翻閱賴農惟老師的課本,正好在卷頭語上又看見了這首詩,那時我曾想著自己在民國一百零二年的能複製孟郊登科後的快意,並能一展登龍門之羽翼。在學儒度過了一年,很高興、很感謝學儒透過優良的環境以及師資,拉著我的手,讓我走到了夢想的長安。

國立大學法律系出身的我,從國軍線上登出之後,搖身一變,從海巡署人員替換成了職業考生,首先碰到的問題是國考類科的選擇,盱衡時勢以及自己本身大學的學習狀況,我走進台中學儒的大門,吹著冷氣,對著辛苦的工作人員說:我要報名司法四等法院書記官。

第一次上書記官的課,是柳震老師的刑法。雖然對於科目大部分在大學都有摸過,不過面對全然陌生的環境,不安感、期待感仍是二分天下,但隨著時序的推移,以及講台上老師的傾囊相授,讓不安感被期待感給逐漸蠶食,到了最後,不安感甚至已經被期待感派遣「學儒大將軍」,將不安感完全逐出長城以外。

往昔,我的念書方法與習慣只是將課本拿出來,右手拿著筆,在課本上畫畫線,心裡就順著筆跡讀過去,就像在煙雨水鄉,划著小船順著畫橋,望著煙柳飄過,船過水無痕,讀過心無墨。但今年我決定要在讀書方法方面做一個變革,希望找到最有效率、最適合自己的讀書方法。

首先我想起大學時期和補習班老師念茲在茲的「架構」,他們說,法律的東西如果心中無架構,念起來是事倍功半,我開始花時間在建立自己的架構上面,以畫體系圖來建立,建立了骨架之後,開始熟讀諸位恩師所編著之課本、講義來填滿肉身,熟讀的同時,與以前不同的是,我不僅僅只是用筆畫畫線,順順看而已,否則我們只能在重溫煙柳畫橋的船過無痕;眼觀心讀手寫,是我這一年來領略的武功心法,就是除了讀之外,手要一邊搭配著寫,感覺效率比起以前好上不少,也能幫助手的記憶,在考試中順利寫出詞句。

在學儒準備國家考試,師資優良,教學認真,幫助學生把繁厚的法律成功吸收,化成考卷上面成為自身的功力,民法的賴農惟老師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師,他的體系架構圖,把一千多條的民法條文整理的井然有序,我們也井然有序的將惡一千多條給吞進去;他絞盡腦汁發明了獨門口訣,我們卻是輕輕鬆鬆的吸收了進去,此外還親自帶領我們做題目;刑事訴訟法的紀綱老師,實務學說見解都整理的相當清楚而且豐富,還帶領我們用打括弧的方式背誦重要又難背的法條,同時也重視題目的講解;法院組織法李源老師教學生動有趣,將感覺生硬的法院組織法活化了起來;民事訴訟法陳旭老師搭配著例子,講解觀念,救起了從大學開始就讓我頭痛的民事訴訟法;其他老師也憑著認真、熱忱,幫助我能在這次國考能奪到好成績,我真的很感謝學儒、感謝老師。

Ashl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