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專技高考律師正081-歐嘉文(頒獎照)(中儒).jpg  

100專技律師

歐嘉文(一年考取)

「辛苦一陣子,幸福一輩子。」這是當初補習時學儒的廣告用語,就這樣深深撼動著我,也一直烙印在我心裡,讓我相信辛勤耕耘,必能帶來歡喜的收割,果不其然,在學儒的課程規劃以及自己的毅力堅持下讓我能在一年考內順利考取律師。以下分為個人背景、台中學儒課程、講師授業及準備過程等四部分,與讀者做些許的心得分享,希望能對於各位有所裨益。

 

壹、個人背景

  筆者於民國99年自國立中正大學法律系畢業,在校成績並不突出。於畢業當年研究所考試及國家考試相繼碰壁之後,經過一番省思,並且在家人的支持下,毅然決然地回到自己的家鄉選擇台中學儒補習,至於為什麼選擇台中學儒請見下述貳、参,而筆者在此想要告訴的各位讀者的是,縱然己身非自傳統名校畢業,惟參與國家考試講究的僅是「耐心」與「專心」,此雖係每人都知道的道理,但究非易事。一個沒有耐心的人,會耐不住國考的枯燥乏味;一個不專心的人,會對於法律文字過眼雲煙。是以我相信如果能夠有耐心與專心,下一個上榜者就是在讀這篇文章的你

 

貳、台中學儒課程

  補習班考量的因素,不外乎課程、師資為最主要的考量因素,就這兩點而言,台中學儒的品質是值得信賴的。

以課程來說,從九月起依序規劃有正規班、進階班及總複習班的課程,正規班會建立各科體系及應具有的概念;進階班則用主題式、爭點式迅速地瀏覽、複習及濃縮正規班所教授的概念,總複習班則會在考前快速地提醒當年度的熱門爭點。我想如果能踏實地配合學儒課程,實力定會有所精進的。

再以師資而論,因為高鐵的開通,台中台北的距離縮短為一小時,是以不用擔心台中的師資與台北有所差別,像是民法廖毅老師、刑訴高晉老師、行政法李澤老師等等皆會在台中開班授課,所以留在台中的資源是不用擔心拼不過台北。

 

参、講師授業

  在這裡筆者認為一位講師不僅只在課堂上傳授法律知識,更重要的是與學員間的互動關係,亦即藉由這樣的互動關係,講師們往往能把面對考試時的態度、技巧傳授給學生,進而使得學生迅速上榜,這點學儒的每個講師確實做得很扎實。

  舉例言之,筆者在補習的前半段,是個遇到不會的題目就容易放棄的人,但在一次下課與廖毅老師聊到此問題,老師只說一份考卷發下來,老師也不見得完全會寫,也是需要思考才進而能得出答案,全部都會寫,豈非當年度榜首了。此對筆者的答題觀念有很大的影響,使筆者能在往後的考試裡,不管會與不會,總是竭盡心力地寫。

再以刑法撲馬老師及民訴玄羽老師舉例之,這兩位老師對於改題無比的用心,這對一位考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否則就算講師內容再豐富,學生讀書讀得再多,但卻都無法完整呈現在答案紙上,豈非令人惋惜,這二位老師確實幫我改善很多有關答題技巧方面的缺點。據此,講師與學生間的互動,不僅在於「傳授知識」,更重要的在於「傳授經驗」,這才是一個關鍵所在。

 

肆、準備過程

  在準備的過程中,筆者考量到自己所設下一年考取律師的目標,時間有限並沒有太多的時間讀教科書,所以筆者抱持著一本書主義,僅研讀補習班所發教材,並搭配市面上所販售的解題書,例如保成全套「紫色的歷屆試題」以及全套「黃白封面的選擇題題庫」,是以書單就不另外與各位分享。

  或許各位讀者心中會對於一天需要念多久的書有所疑問,這問題筆者本身也一直有疑問,但筆者想說讀書時間是人自己壓榨出來的,筆者準備前階段,扣掉吃飯洗澡睡覺、補習時間及通勤時間,大概只有六七小時,但到中後期發覺時間不夠用,一天只睡六小時,想打瞌睡時就拼命寫選擇題,等火車時間就拿來背法條或者想出門前所看題目的答題結構,回到家再趕快寫下來。如此下來,一天要念到十三、四個小時亦非難事。是以筆者認為每個人的所需的讀書時間不盡相同,重要的是當發現自己時間不夠用時,「如何從一天的作息中去壓榨出時間」,釋放、挖掘自己的潛能才是最重要的。

  最後國家考試固然重要,但是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本錢,莫與筆者相同,為了壓榨唸書時間,而忘記運動是釋放國家考試壓力的最好管道。以筆者極少運動的切身之痛為例,因為壓力皆未釋放,導致考前的胃痛接續而來,甚至在司法官二試前三禮拜,住院觀察兩天,這一切的一切,莫不與考試壓力有關,是以希望各位讀者在緊湊的考試準備過程裡,莫忘運動疏壓的重要性,畢竟「身體健康」才是一切的根源。

  以上是筆者一些的粗淺心得,希望能對各位讀者的國家考試有所幫助。 

 

 

 

國立中正大學法律學系99級、學儒100年度學員 歐嘉文

Ashl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